首 页 创业日记 投资基金 营销战略 招商加盟 成功故事 网上创业 融资动态 创业杂谈
网站首页 >> 投资基金 >>当前页

“像我这种经历比较复杂的中年大叔,不要试图理清我的各种身份,压根理不清的。”

在北京东边的一个咖啡馆里,我们见到了赵普,他斜靠着椅背,微笑着回复我们的“你有几种身份”的问题。

赵普用“板块”来描述自己的工作状态:“第一个是公益板块,在此之前的18年,类似这样的项目做得很多,最新成立的是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;第二个是我的传统业务板块,主持和舞台工作;第三个是新业务板块,包括创业方的东家APP和投资方向的普雷资本。”

就在我们见面的前一天,赵普还在杭州忙碌着。7月28日,由东家APP承办的首届中国匠人大会在杭州举行,大会汇聚了来自全国各地、各门类的上千名优秀匠人,其中大部分人也是赵普的私人朋友。关于大会的一切,他都需要事无巨细、忙前忙后。

这是赵普的新事业,也是他将过去二十多年以来的工作、热爱和人缘——或者说上述三个板块——做出最新整合的契机。2016年底,赵普加入匠人手工艺品交易平台东家,成为四位创始人之一。2017年7月,赵普联合创立致力于文创投资的普雷资本。

东家CEO俞海华在接受《三声》采访时表示,“前端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后端智能生产的快速演进,导致工业化大品牌趋于消亡,最核心的不再是通过工业化生产降低成本。同时,能提供更多个性化产品的去中心化平台在兴起。”

聚集了4000多名手工艺匠人的东家,正是这样的平台。东家上线于2015年5月,是一款基于东方生活美学的社交平台与兴趣类电商,“让传承成为潮流”。东家希望能够为民间手工艺人提供一个商业化的平台,提供器物、生活方式、空间和生活哲学。

在赵普看来,中华文化在当前市场中还远未得到充分商业开发,这也是他选择此时进入创业领域的原因之一。他引用两组公开数据予以说明:第一,中国在世界文化市场占比仅为3%,同时期美国占比高达43%;第二,文化产业占本国GDP之比,美国为25%,日本为20%,而中国为4.5%。

在东家,赵普既是一个“天际线的描绘者”,也是需要”宏观关系微观把握“的操作者。在具体业务上,他会亲自操刀和主持与手工艺名家对谈的栏目“东家客厅”,会负责中国匠人大会的主题演讲定调,也会留心匠人大会现场每一个不易被常人注意的细节。

“离开我不行,离了我就没有灵魂了。

赵普告诉《三声》,东家并不会将自己定位于艺术品电商或者生活解决方案供应者,而是提供无形价值和社交关系。“我们要提供某种气质,某种人与人在一起相聚的理由,而不是简单地售卖东西。”

“声望”

在类似于工匠经济的非标准行业和封闭性领域,对于某种工艺的理解和解读,是产生声望的关键节点之一,也是最强的社交货币。换句话说,一个能够在这些圈子拥有资源和人才动员能力的人,需要拥有某种“声望”。

7月1日,赵普和77文创创始人王雷、资深投资人汪之雄一起举办的普雷资本成立发布会,却更像是一场大规模的朋友聚会。赵普不仅请来了自己的研究生导师,还请来了演艺界和文艺圈的各种好友。

“有事找普哥”成为了圈里共识,也是因为赵普拥有了某种声望。“坦率的讲,在十几年前的起步阶段,我只是有这种道德意愿,如果今天这个阶段的时候说赵普有点道德声望,可能是我过去在媒体行业和公益界所做事情累计起来的形象。”

赵普相信自己拥有一种来自于幼年教育的文化自觉。“文化自觉不光是自己的习得,也包括你的出身和环境。”无论在公益、媒体还是匠人经济领域,赵普相信“文化自觉”让自己有足够的意愿亲力亲为,也能够快速了解和认知,与资深人士建立信任关系。

公益板块是赵普倾注最多心血的领域,也是赵普“声望”最重要的支撑。“中国人相信有道德的人,这也是我为什么做公益能够做到今天这个状态”。赵普做公益开始于1999年,北京电视台推出一档以歌手竞赛的方式为公益项目募款的节目《公益歌曲大擂台》。

作为这档节目的主持人,赵普开始系统地了解公益。同时,该节目在黄金时段播出,依靠着当时还是强势媒体的电视,“公益”的概念开始被更多人熟知。在此之后,赵普的名字开始频繁跟公益发生关系。

在官方的公益体系里,他有着北京希望工程大使、中国消防大使、中国食药监总局用药安全大使等称号。在民间的公益体系里,微博打拐、免费午餐、大病医保、让候鸟飞、水安全计划等等,几乎所有的公益领域都有赵普的身影。

自小学习书法的赵普现在是中国书法协会成员,他经常用自己的作品支持各种项目。他打开手机相册向我们展示为公益项目准备的书法作品。当文字被用在一些T恤和茶杯上时,他的名字不会出现——对于一个不知内情的人而言,不会知道文字出自谁手。

赵普表示自己还是会消耗很长时间用来设计和书写。“我不轻易答应,我只要答应的都办到。这跟职业经历有关,这个影响非常重要。”16岁进入军队,赵普学到的不仅是对于完成既定目标的执着,还有任务进行过程中如何有效的时间规划和资源调动。

“我不是身份转变之后才改变的,而是在转变之前就有改变了。我认为,身份从来不是别人赋予的,而是我个人的自然发展轨迹。”赵普说道。

这样的情况同样在赵普的手艺人板块之中。在他此前的关注范围内,手艺人文化保护是公益领域的一个部分,并且在近年来日渐重要。“公益的主题跟着时代变化的而变化,比如前些年大家关注的助学就不再是今天的重点。”

“有人说怎么赵普忽然开始搞工匠了,其实我做手工艺调查已经做了17年,那个时候还没人觉醒,我拍过的很多手艺都消亡了。”

2000年,赵普就开始关注手艺人的生存状况,他是北京卫视纪录片《传人》的制片人和导演,旨在记录匠人手艺的传承,希望能够保护濒临失传的手艺。不过,在当时这样的节目还难以承担拉升收视的作用,无奈因为经费欠缺而被停掉。

不过,这样的经历让赵普产生了工匠情结,开始建立专业认识。在这部纪录片的拍摄过程中,赵普有机会跟随著名作家、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资深主席冯骥才先生一起工作,调查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场景和过程一直被他记在心中。甚至在2015年秋天,还在央视工作的赵普,在和友人的聊天中就憧憬有一天可以办一个中国手艺人节日。

“我当时问自己:如果能够再做选择,你会做什么?答案是,我想做一个为手艺人服务的人。”在2016年离职央视后,赵普先后做“普哥焦枣”电商品牌,为家乡焦枣推广时,并发起创立NGO组织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,旨在保护和传承民间技艺和传人。

这意味着,“有事找普哥”的好口碑也让赵普有事的时候能获得很多圈里人的支持——“声望”有意无意之中在发挥着作用。

目前,东家有个对话栏目叫《东家客厅》,在已经播出的三期中,嘉宾分别是黑川雅之、马可和甘而可。实际上,三位都是各自领域中大师级的人物,鲜少在公众面前出现,赵普有能力让这样的栏目实现预期效果。

正是这样级别的嘉宾和内容,又能够奠定东家一直所追求的调性,进而让赵普在手艺人商业中能够强化“声望”。“本质上人性只比动物性领先一步,那一步叫道德。如果我做的生意全部对准人的贪懒馋去做,那还不如不做,因为对推动人类进步没有任何帮助。东家这样一个致力于东方美学生活的平台,如果失败,不是你和我的遗憾,而是人类的遗憾。”

“生意”

选择选择从手艺人领域切入商业领域,不仅在于“声望”所提供的基础和能量,更多地来源于赵普对于“大势”的判断。

“未来是这样,30来岁的年轻人很快就会有需求,他们需要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人,但又不能讲出来。你举手投足、你用的东西未必是精致和昂贵,但一定能让人看到,觉得这是不同的。实际上,不光是一个人两个人,而是一个庞大的人群都有这样的需求。这是物质极大丰富之后带来的必然,是大势所趋。”

赵普认为需求变化的背后正是中产阶级的身份焦虑。“一个国家物质累积到一定程度,就会膨胀出一批中产。但问题是这批靠物质支撑的中产群体彼此太像了,于是它就产生了身份焦虑,迫切的需要某种标签来区分彼此。”

在赵普看来,手艺人和工匠产品有可能满足此类差异化的需求,还能在通过内容沉淀一定的社交关系。“东家将来要做无形资产,是我们要提供某种气质,某种人与人在一起相聚的理由,而不是简单的卖东西。”

在具体的产品设计和运营上,东家也在“润物细无声”地体现品味和差异,从而传达某种“区分彼此”的信号。根据赵普的介绍,东家平台上的字符系统并不寻常,而是团队经过比对、选择和设计后,最终选择了康熙字典体。此外,还专门邀请了中国美院的教授和他的团队参与移动端字符设计。

东家平台有着非常严格的匠人审核体系。目前平台上有4000多名匠人。据俞海华介绍,通过率只有10%左右,过去两年,团队从4万多报名的匠人中筛选出这批人。

具体来看,东家的筛选流程分成两部分,初级的审查由内部的商业小组完成,主要审核报名者的系统是否完整、相关执照是否齐全等技术层面问题。另外,更加高级复杂的审查则由一个匿名的专家委员会进行,主要包括审美和手艺价值等方面的评定。

东家想摆脱电商的传统定位,还试图依靠生活方式和生活哲学的输出。“如何能让他们产生真正的、由内而外非常自然的依赖和联系,要靠生活方式。以喝茶举例,上午喝什么茶、下午喝什么茶、几点喝合适、以什么样的器物来喝、在什么样的空间里喝?要靠生活方式串联起来。”

根据赵普的介绍,在目前东家平台上,6成都是男性用户。这个孤独的群体处在互联网购物鄙视链的最底端,也已经习惯于被各种电商忽略,却也是对于“区分彼此”诉求最为强烈的群体。

在他的设计中,东家还需要做更多,特别是如何在现在的移动互联网中抢占用户的碎片时间和忠诚度。“只有内容,才有机会吃掉你的碎片时间,而东家上所有的器物又天然具有内容属性。”

在俞海华看来,只有去中心化才会有生命力。而去中心化的内容,很大程度上依赖于UGC,而不是PGC。所以平台做为一个规划师,需要给用户提供一个可以自由发挥的场所,让用户通过彼此的交互产生对平台的黏度。

东家依然需要面对电商意义的问题,而基于供应链和物流服务的体验,也是“无品牌”电商所应该强化的部分。根据俞海华介绍,茶器、家具和珠宝是东家最早切入的手工艺领域,也正是因为这些领域已经具备一定的供应链基础,相比之下更容易上手。

在赵普看来,在手工艺人电商平台这条赛道上,东家已经没有了竞争对手,其他人仅仅依靠资本和人才已经无法赶上东家。

在产业升级和消费理念变化的阶段中,“匠人”从国家层面到商业层面都是一个正在被重视的理念。赵普和东家用“一手声望,一手生意”的办法努力让自己处于优势位置。

赵普对此很有信心,“匠人这条赛道已经被我们占了,这仗已经打完了,上至政治资源,下至匠人资源,再到资本后台。只有一件事是公平的,那就是时间。这件事不是可以砸几个亿马上就能进场的,你是要分分秒秒去奠定的。”

对于一个基于社会关怀领域建立自己“声望”的人,在进入商业时,他拥有一种基础,但是又要处理得当。“过去18年,我一直在这辆火车上,现在火车到了商业这一站,我该下车了。”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edu.ifnl.cn/post-catalog-15453908.html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